畹圈圈

我写着玩儿,大家也就看着玩儿,好不?(((*°▽°*)八(*°▽°*)))♪

当你逮到一只小聂怀桑
——————
d(ŐдŐ๑)
我不知道!
我不知道魏公子他们去哪儿了!
我真的不知道!
(大哥!救我!~)

————

那时候
他还是云深不知处的“留级生”
被大哥管的死死的清河聂家小公子
又浪又怂的聂怀桑

还不是
谋划多年
巧布玲珑局
身负血仇的聂导

明天就放假了!!
复习中摸鱼🐟
我jio得这是   思追小可爱(๑• . •๑)

大概是像的吧(´◑д◐`)

忽略那奇怪的抹额(︶︿︶)=凸

逃离地狱(脑洞)

曾经中二病的时期,有个小姐姐告诉了我一段话:我们生活在下水道,但总有人向往天堂。


后来,现实告诉了我另一段话: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。


当你身处人间地狱,当你目之所及皆是恶魔,你会逃吗?你会往哪儿逃?你能往哪儿逃?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想写虐文

但他们都是我的小天使啊!(巍面,锤基)我写谁好呢⊙▽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可以折磨他,撕裂他的翅膀,折断他骄傲的脊梁,让他血肉模糊,让他陷入泥藻,让他孤立无援,让他痛彻心扉


但你不能侮辱他,他是天使,他应当衣不染尘,立于这污浊世间,谁舍得污染了他?


哪怕我们有万千丑陋的心思,但我们不会用在他身上。


但谁敢妄想用肮脏的手触碰天使,那便让你看看恶魔对同类的残忍。


(这是地狱无形的规则。

所以啊!小天使,你一定要记得,千万不能堕落!

因为,地狱对恶魔来说,更加恐怖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我考完了,就开始编⊙ω⊙


血脉返祖(八)(完)

自从鬼王殿重启后,大不敬之地便有了光源,鬼族的生活不可避免的偏向人间。


鬼王殿门口

刚换了班的侍卫热情的招呼道,“嘿,阿杀!你这是上哪儿去啊?”

“诶,是你呀!黑袍使大人派我去人间一趟。”烛九遇见熟人,脸上的疲惫都消散了些。

“你这不是刚从妖界回来没几天?黑袍使大人可真看重你!”

“…嗯”

“就是太累了吧!说真的,任务要是不急,你不如在人间好好休息休息再回来。”

“我会考虑的,回来给你带人间的礼物。”

“那感情好呀(●°u°●)​ 」”


烛九暗自抱怨:

       黑袍使大人不像是重视我啊!更像是不想看到我,我这一天到头的都被派去各界做任务,还每次都不限制任务时间,奇怪~~

     不过鬼王大人好好呀!他还让我注意休息!!这次去人间给鬼王大人带什么礼物好呢?我一定快点完成任务!




“沈巍!你这是在囚禁我!”夜尊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控诉。

“面面,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就陪你去人间,好不好?”沈巍一边面带微笑的处理公文,一边加固对夜尊法力的禁锢。

“呵!我现在是没了你,哪儿也去不了了?”夜尊漫不经心的破解沈巍的禁锢。“我看你是更本不尊重我这个鬼王。”

沈巍抬头直勾勾的看着夜尊的眼睛,“面面永远是我的王。”

夜尊扬起嘴角,起身向寝宫走去,“那当然!哼!我先去睡一觉,你快点。”

“好。”沈巍分出一丝神识缠到夜尊身上,继续看公文。




时隔一年,两兄弟再次出现在人间。

“面面想去哪里?”沈巍与夜尊十指相扣,出现在隐蔽处。

夜尊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蓝天白云。“万年未到人间,我哪里知道该去哪儿?烛九现在在人间做任务?”

“嗯,做任务有什么好看的,带面面去哥哥以前工作的地方转转吧!”说罢,沈巍拉着夜尊向龙大走去。


在沈巍背后,夜尊微仰起下巴,挑了挑眉,眼中带着得意。




并不是课间,龙大里闲逛的人不算多,但沈巍依旧隐去了两人的身影。

不愧是国内排名第一的大学,龙大占地面积大且风景不俗,曾是皇家园林,如今中西合璧,更是别用风味。


“这有什么意思!只有我们两个在此,这与鬼王殿有何不同?”夜尊不满道。

沈巍半垂着眼,捏了捏夜尊的手指,“我不想让无关的人打扰了我们。”

“都说是无关的人,怎会打扰到?人间的特色不就是够热闹。”夜尊凑近沈巍的耳边道。“再说,我也不会在乎他人。”

沈巍红了耳朵,面上带笑,显出两人的身形。




“诶,沈,沈老师?!”转过假山,遇到了一群学生。

“两个?”

“这,到底哪个是沈老师?”


夜尊暗自得意今天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装扮。


“你们好!”夜尊好心情的道。“这是我哥哥。”


“呀!沈老师的哥哥啊!”

“沈老师,你们真的一模一样。”

“你们感情真好!”

“……”


沈巍配合夜尊,只是向他们点了点头。


“沈老师,你为什么辞职了啊?”


“我哥哥生病了,我需要照顾他。”


“沈老师,你还会回来吗?”


“那要看我哥哥的了。”


“哦,那祝沈先生早日康复啊!”

“希望早点看到沈老师啊!”


聊了几句后就和这群学生分开了。


等沈巍和夜尊走远了后,有个戴眼镜的女学生扯了扯闺蜜的衣摆。

“我刚才看到沈老师和他哥哥手拉手来着!是我产生幻觉了!?”

“不不不,我刚才也看到了!”

“姐妹,看来我们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了啊!!”

“这是什么绝美的兄弟情!!!”

“不知道说什么,就祝他们百年好合吧!”

“对,就祝他们早生贵子吧!”



这当然逃不过鬼王的耳朵,“哈哈,你的学生还挺可爱!”

“嗯,现在也是你的学生了。”沈巍看夜尊得意的抬起下巴,心想:既然面面这么高兴,那就不抹去他们单位记忆了。



———

这头说,烛九被派到人间公干,当然是得给镇魂使打个招呼了。


特调处

大庆领着烛九走了进来。


赵云澜半躺在沙发上,“哟,阿杀又来了!你这怕不是把鬼族所有的外派任务都接了吧!”


烛九先是给前段时间在妖界一起做过任务的祝红打了个招呼。“赵处长,我已经把任务做完了,就过来说一声。”


“阿杀,你这过程越来越简单了啊!我这才查到你,你就完工了!”林静不甘心的拍了拍鼠标。


赵云澜懒洋洋的道:“看看人家这效率,林静,你这个月的工资没了!”


不管林静嘀嘀咕咕的抱怨,烛九做到沙发上。“人间最近有没有出什么新玩意儿?”


“没什么好玩儿的,就那些,你这次怕是带不了新的礼物回去了。”大庆说完一跃,跳到赵云澜怀里。


“诶,不如你过来和我逛逛淘宝呗,这上面新奇的东西最多了。”祝红刷着淘宝道。


烛九刚在祝红身边坐下,沈巍和夜尊两兄弟就出现在大厅里。


烛九连忙起身行礼,“见过鬼王大人,黑袍使大人。”


“诶,真巧啊烛九。”夜尊朝烛九点点头。

沈巍面无表情的朝众人点了点头,心想:面面不是说来找烛九做导游?暗自给烛九记了一笔。


离上次的事已经过了一年,本来就没什么大的损伤(除了赵云澜躺了几天医院)并且还心大的特调处众人只是有点紧张担心,道没有害怕。


“呃~那个,两位大人这是有什么事吗?”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赵云澜反而放松了。


“没什么是啊,就是来人间转转,顺便看看你们。”夜尊很满意沈巍没有要开口的意思。


“既然烛九在那不如和我们一起逛逛?”夜尊一边环顾四周一边道。


“我……”烛九很高兴,但突然就控制不了自己。


沈巍转身挡住夜尊的视线,“这次任务不同寻常,让他做任务去,我带面面逛就好。”


夜尊看沈巍一脸的讨好,不置可否的道:“嗯哼。”

然后两人便消失了。


看见烛九突然后退几步吐出鲜血,特调处众人才缓过神来。


众人围了过来,把烛九扶到沙发上,烛九示意他们自己还好。


“所以,他们这是过来干什么?”郭长城不解的道。


祝红翻了个白眼,“还能是什么,秀给我们看呗!”


赵云澜摸了摸自己的玫瑰刺道:“阿杀,我怕是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多外派任务了。”然后叹了口气,拍了拍烛九的肩膀。


烛九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法术在,沈巍和夜尊两人好好的逛了一圈龙城。

从游乐场到大商场,从郊区到中心公园,顺便打包了一大堆东西回鬼族。


之后黑袍使拍出了更多鬼族到人间做任务,主要是学习人族的食物。


然后鬼王殿的侍卫们发现看到烛九的时间更少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杀小天使:这,这是为什么>o<?!


—————

沈巍和夜尊的时间还很长,之后是鬼族反攻人族,还是称霸各界,目标星辰大海?之后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( ˙˘˙ )


真的没有了哦(´-ω-`)






就做你的王好了!(三)

转眼便是数十年


沈面拜师幻之道齐玄道尊,作为道尊门下唯一的亲传弟子。

沈巍修行自家道统,又自行学习帝皇之术,通过好友赵国小王爷赵云澜与赵国交好。


沈巍和沈面虽然长的一样,但谁也不会认错他们。


沈巍常年一袭黑袍,面容严肃,气质沉稳。


但沈面的气质越发的像他师尊,妖异却又清贵,像仙人纵是沾惹一身红尘也遮不住如冰似玉的风骨。


沈巍恪守己身,除了和赵云澜交好,不喜和人交流,游离在学院圈子边缘,多半是呆在洞府修炼。


沈面刚好相反,除去刚开始整日缠着沈巍的那几年,面面可以说是学院里最受欢迎的人了。

哪怕他喜欢恶作剧捉弄朋友,那也是倍受追捧。

他修习幻术,通彻人心,游戏红尘,与学院的好友整日朝南暮北,游山玩水。


————

说这日,沈面一行人刚从公子景的族地回到学院。


“面面,我说你在想什么呢?”公子景一手捞住沈面披风,将他从土坑边扯回来。

“诶?谢谢小景。”沈面会过神来,萌萌哒的一笑。

罗浮生杵着刚才挖坑的铲子,笑得一脸痞气:“怎么了,面面长大了,有心事都不给你生哥哥说了?”


沈面没有企图萌混过关,忧心忡忡的拿出准备好的礼盒道:“快过生日了,都不知道给哥哥送什么好,好像什么都送过了,都找不到新的礼物。”


在一旁架木头冯豆子头都没回,“我最近练的法器特新奇,保证你哥没见过,怎么样?友情价!”


“得了吧你,就你那玩意儿,连你师姐们都嫌弃,可别坑我们面崽。”罗浮生翻了个白眼。


傅红雪抱着剑站在一边,慢慢道:“小景每次都送龙景茶。”


公子景笑眯眯的把玉笛敲在小雪的剑鞘上,“龙景茶也是相当珍贵的,你们不是喜欢来着?”


“诶,要我说呀,面面你就是太宠着你哥了,送个礼物还年年得挑不一样的,哪来的那么讲究?”冯豆子最搞不懂这两兄弟的事儿,“你看他不是年年都送你吃的?”


“每年送的吃的都不一样!再说了,那都是哥哥亲手做的。”沈面不满的说。


“你哥的好朋友,那谁?对了,赵云澜,他不是说他经常在你哥那儿蹭饭?”


“那不一样!我哥…”
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齐衡带着花无谢和连城璧走了过来。

没等面面向齐衡告状,公子景笑眯眯的上前拉住齐衡说:“他们俩你还不知道,那天没斗嘴才是奇了!”


沈面没好气的看了笑得傻兮兮的冯豆子一眼。


夜幕降临 ,大家围着火坑烧烤喝酒。


“小雪,来你拿着吃,别一直喝酒啊!”冯豆子笑嘻嘻的凑到傅红雪身边,不停的递过去烤串儿。


公子景和齐衡没有喝酒,两人泡了茶坐在一边树下,不知道在说什么,只看齐衡脸红的像喝醉了似的。


花无谢一杯就倒,趴在连城璧的腿上醒酒。


罗浮生和沈面两个人不知怎的拼起酒来。


“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固执?啊?我都说了那女人是族里安排的,我绝不会答应!他走什么走啊?”罗浮生喝得高了。

“那不是你傻?他跑算什么?你倒是追啊?”沈面自称千杯不倒,喝得晕乎乎的还强迫自己坐的端正。


“上哪儿追去?他说是回族里闭关,我,我去了,也见不着。”


“嘿嘿,说不定生生哥就等你去呢!”沈面眯着眼道。


“啊?真,真的?那我,我这就去,去找慕生。”


眼看罗浮生摇摇晃晃的就要御剑升空,一边正聊天(恩爱)的几个人立马上前拉住他。


不过喝醉了的人那有那么好劝,罗浮生满脑子都是面面说程慕生在等他去,非要走,最后傅红雪一掌拍昏了他才算完。


罪魁祸首沈面笑眯眯的看着他们,端端正正的坐在一边。


聚会草草的结束了,大家各有各的安排。

看沈面抱着酒坛乖乖的坐在那儿,以为他没喝醉,便让他把罗浮生送回去。

沈面也乖乖的说好。


待众人走了后,沈面慢慢的挪到罗浮生身边。


“啊?罗浮生住哪儿的?小景和哼哼要在山顶赏月,嗯,不能打扰他们。那浮生哥,咱们往山下走吧!”


沈面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拖着罗浮生的一条胳膊就上了河边的小舟。


“去浮生哥家,走吧!”沈面一掌拍向水面,推动小舟。

上了小舟沈面就更晕了,晕乎乎的躺在了罗浮生身边。


小舟随水流动,向山下飘去。


初春还有寒风,沈面是被冷醒的。

抬眼便是漫天飘落的竹叶,他第一个念头是,“这竹林还挺好看的!”

然后马上意识到这是到哥哥的洞府了。


喝多了的后遗症,面面现在还晕乎乎的。

他见罗浮生睡的还挺香,虽然罗浮生修刀道,体魄强,但面面还是取了条兽皮毯子给他盖上。


“既然都到这儿了,那就去哥哥那里蹭个饭吧!”沈面整理了衣袍,像是要说服谁一般说到。


这些年沈巍刻意的躲避自己,沈面并非没意识到,但那是哥哥啊!就算生气,难过,但自己就是克制不住想他,想来看他。

当然,要是没在哥哥这里看见那个烦人的赵云澜就更好了(●°u°●)​ 」


沈面知道自己还是在意冯豆子昨天说过的话的,说不清是自己太敏感还是其他什么,总觉得更加讨厌赵云澜了。


沈面不自觉的放轻步子,隐藏自己的气息,靠近哥哥的洞府。


“诶,小巍?今早有人族道尊来讲道,你去吗?”

“你见过我逃课?”

“嘿嘿,当然没,我们鬼王大人怎么会做那种事?”

“我看你就是找个借口蹭饭。”沈巍笑了笑,取出碗筷。

“知我者,小巍也!哈哈,要我说,我这儿不都经常在你这儿吃饭了嘛?那要不我以后就直接来了,反正我是找不到借口了。”

“赵国供不起小王爷了?”沈巍难得开了个玩笑,但明显没有拒绝。


沈面没稳住自己的幻形,说是先凝个幻形进来看看哥哥在不在,没想到看见眼前这一幕。


沈面站在竹林里喃喃道:“幸好没过去,要是触动了阵法 ,岂不是打扰他们了?”


他知道自己可能太过于敏感了,赵云澜和哥哥是朋友,这样也没什么不对。

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暴动,那种酸涩的感觉在心里翻腾。

这些年,哥哥刻意避开自己,却和赵云澜同进同出。每年生日给自己做的美食,他赵云澜居然可以每日享用?!

这算什么!

沈面怕自己会控制不住,会冲进去质问沈巍,便架着法器离开了此地。


罗浮生醒来已是日上中天,“诶?我怎么在这儿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巍巍:面面,云澜他吃的是我在外打包的食物。

面面:你叫他什么?!

巍巍:那个,面面,哥哥从来只给你做饭,你不在我都不做饭的!

面面:…

(难不怪以前做的那么难吃)傲娇jpg  \(//∇//)\



















噩梦

最近老是地震,都整出幻觉了,昨晚做了个梦,给我吓醒了!(不真实就对了,这只是个梦)

—————

惊天大变


地震到底有多恐怖?无数的鲜血告诉人类,那是你梦里都不敢见的地狱!


九级的大地震!没有一点预兆,天就塌了!


数百万人的城市在江边,数不尽的玻璃和混凝土砸下;堤坝断裂,江水倒灌;大地开裂,无数高楼瞬息堕入深渊……


来不及尖叫,逃出坍塌的高楼,避开坠落的石头玻璃,躲过地上突然崩开的大裂缝,踏着地缝里涌出的混浊的水,机场大路那头隐隐传过来水声,满大街的人在乱窜,一个大叔突然跑过撞到了她


没等她站起来,突然眼前一黑,整个人被卷进漫天的洪水里。


她被冲的耳鸣,头昏脑胀。


水里昏暗,她满脑子只有两个字“上去”!


她没有学过游泳,什么也看不见,她四肢麻木的乱动,拼命把碰到的东西登到脚下,借助一切力量向上。


可能是石块,可能是木板,更多的是残肢断臂,甚至有不断挣扎的人


有想把她拉住的人,也有把她向上推的人


四周越来越亮,她拼命扒开头顶的身躯,满眼只有千奇百怪的脸,无数人搅在一起的肢体,最后失去意识


也许是过了一个世纪,也许只有5分钟

等她再次睁开眼睛,天在下雨,黄豆样的雨珠噼里啪啦的砸在她脸上


身上的衣物被污物,黄黑一片,她意识模糊,只觉得天旋地转


慢慢的雨停了


上百架直升飞机在天上盘旋。

看!快快快,那有人!快!我们过去!”

一个架着摄像头的女人突然颤抖的大叫。


两架直升飞机靠近她,但她现在灵魂还陷在那个冲满黄色的水,无数扭曲的人脸和身躯的地狱。


“她还活着!报告!发现幸存者!”


“同志!同志?”

“同志!你还好吗?”

“同志能说话吗?”

“同志我们来救你了,不怕了,不怕了!”

“小妹妹,别怕别怕,你看看我们!”



身旁的人和声音完全进入不了她的世界。


“报告,幸存者身体健全,未发现骨折,全身多处伤口,但精神方面像是出了问题!全身大幅度颤抖。”

“带去省会中心医院!”

她被抬上了直升机。


“诶!同志,让我给她拍张照,好找她的家人!”抱着相机的女人说。

“好好好,你来,我给她擦一下脸!”一边穿着脏兮兮的白大褂的男人一边让开了一下,一边掰开她的嘴,把一块白色的胶体塞了进去。


擦干净脸上的血污,清理了血迹斑斑的嘴唇,一看,她最多20的小姑娘,应该还在上大学。


“小妹妹,别怕别怕,你已经得救了。”

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

直升机上唯一的女人,放下相机,温柔的拂过她的手臂,脸,用手指梳理她搅在一团的头发。


她双眼空洞,像透一切,正望向另一个世界,那里是地狱,是深渊。







就做你的王好了!(二)

学院敢以六道为名,必然不简单。


沈巍和沈面两兄弟乘坐落空船,经历了一个星期才到了学院——人界赵国昆仑山。


下船换马车上山。

“面面等会儿别乱走,好好的跟着哥哥。”沈巍端起国君的架子,身穿华服,正襟危坐。


沈面好奇的掀开帘子往外面看,敷衍的朝沈巍摆了摆手,“嗯呢嗯呢!哥哥!你看那是什么?”


“羊首狮身,是幻星兽。面面喜欢吗?一会儿给你买。”

“好哒!诶?那是什么?”

“是…”


六道学院难入,弟子少。但是学院中大能遍布,各方弟子皆为难得的天才,涉及万界各族,少不了风云涌动。


跟着的随从侍卫等人不许进入学院,便到王都的鬼族驻地去了,两兄弟被领到院长那里。


学院的院长是为童颜鹤发的道长,他挥手摆上茶盏,笑眯眯的捏着沈巍递过来的玉环,和蔼的看着两人。


“进了我六道学院,便是学院的人了,不要想太多,学院中谁也伤不了你们。”


沈面好奇扑闪着大眼睛看着院长,小白手捧着石青色的茶盏,细细的闻着茶香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
闻言沈巍像是松了一口气,抿成一条线的嘴微微的勾起了嘴角。


“大道万千,不知你们来此,所谓何道啊?”院长抬手给面面续上茶水。


“弟子族中传下道统,不可弃置。”沈巍又板起小脸道。


“不妨事不妨事,不过走鬼族一道,想必你一个人便可,那你呢?”院长摆了摆手,温和的看向沈面。


沈面正喝着茶,突然被问起,不安的看向沈巍。

沈巍安抚的伸手顺了顺面面的长发。


“那个,我是沈面,叔叔叫我面面就好。”沈面朝着院长萌萌的一笑。


“好好好,那我们面面想要学什么呢?”院长猝不及防的被萌的心肝乱颤。


沈面自小被保护的太好,他不喜欢看书,大家也都宠着他,沈巍有时候想强制的压着面面学习,但次次都被面面萌混过关了。


沈面皱着小眉头想了一会道:“那个,那个,嗯,学幻星兽那个好不好?”


沈巍一愣。

沈巍心想,糟了,答应给面面买幻星兽都忘记了!


院长倒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随即眼睛一亮,“好啊,喜欢幻星兽啊!那就从幻道好不好?诶,幻星兽好啊,刚好适合你这种刚入道的小孩子。”


沈巍觉得院长似乎对自家弟弟有点太好了,就好像面面说什么院长都会说好。


沈面倒是没想什么,萌哒哒的笑了笑道:“听院长叔叔的。”


看面面挺喜欢他的龙景茶,院长大方的把自己攒下来的存货都打包给了面面。


“咱们学院有位弟子叫公子景,这龙景茶便是他们族的特产,你喜欢的话,以后和他多交流好了。”


沈巍抱着院长送给面面的礼物,牵着弟弟跟着侍者去了给他们安排的小院。


看着他们走后,院长挥手关上门。

突然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和院长一模一样的人。

“师弟!你又胡闹!”


原来的院长转身变成一个面容艳丽的红衣青年。


“哎哟,师兄你不是一直看着吗?我又没捣乱!”


“我的茶…”


“就当作送给我弟子的见面礼咯,不要小气嘛!你看我小徒儿多可爱啊!”


“哼!鬼王牵连甚广,你何必摊这滩浑水?”


“嘿嘿,师兄你不知道,我血脉传承里有一套望气秘法。今日我心绪不定,便来找你,刚好碰他们。我下意识的施展秘术,这一看,天哪!我小徒弟简直是被金光裹住的!气运通天!”


“什么?!秘术!那你的身体?”


“诶,小事,这么秘术我平生没用过几次,掉点修为而已,不伤根基的。”


“那好吧,不过下次别这么胡闹。”


“好的啦,师兄,有我这小徒弟在,咱们六道学院的气运谁能动摇?天道都不许的。你呀,不用想那些七七八八的了,在这种天选之子的身边,什么阴谋诡计都会自动消失的!啧啧,看看你这白头发。”


“那也别把一切压到那孩子身上。”


“我徒弟我会不心疼?那用的着你说?”


“好好好,那就听你的。”


————

黄衣的侍者带着两人乘坐院内的小型飞船到了住处。

一座座小山峰从上到下可见有院子在林中隐现。


“学院给每一位弟子都备有一座洞府。这有一份地图,红的便是代表有人,绿色代表还空着,请两位师兄挑选。”侍者是杂役弟子,但神色不卑不亢,进退有礼。


“啊?不可以和哥哥一起住吗?”面面紧紧的握住沈巍的手。


“面面长大了,就不可以和哥哥住在一起了。”沈巍眼中暗了下来,勉强稳住声线道。


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面面哭丧着小脸,“哥哥不要面面了?”


“没有没有,只是我们长大了会有自己的朋友,再说了我们课业也不同,终归不方便!”


看着沈巍严肃的神情,面面撇了撇嘴,“哪里会有比哥哥重要的?就想跟着哥哥嘛!”


“面面要乖!”沈巍保持着最后的冷静,假装去看地图,不敢看面面。


面面觉得哥哥突然就对自己不温柔了,心里有点怕怕的,也不敢顶嘴,心想可能是哥哥最近太累了吧,那面面就乖一点,不惹哥哥不高兴好了。


沈巍在一处山脚下选定了住处,那里是一片竹海,靠着山泉,另一旁是片桃林,不过已经被人选走了。


面面凑上去看,心里很是委屈,居然连和哥哥住得近都不行。

哼!臭哥哥!干嘛要选这种地方,咱们连邻居都做不成了!


面面顺着山泉往上找,终于在快到山顶处找到了一处空的洞府。


这座山上的洞府大多靠着山泉而建,面面心想,要是坐船的话,路过这几家就能直接停在哥哥门口了,诶,还不错吧!


沈巍当然看透了面面的打算。

本来打算不让霉气影响到面面才选的已经有了邻居的地方,但是要是离面面太远了的话自己也不好受,私心还想着面面住的离自己近点,才选了这座人少的山峰。


诶!还是尽量避开面面吧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山顶住着小神仙公子景和小雪。

面面的邻居是哼哼,从面面那到巍巍那里,要路过豆子和罗浮生。

至于住在桃林的就是小澜孩啦!


佛系选手,更新看灵感啊╮(╯_╰)╭

谢谢观众朋友们的理解










就做你的王好了!(一)

所谓十方鬼国,位于六道轮回之上,九幽地府之外,夺一线生机,自成一界。

执念过深者,不入轮回,谓之曰鬼。

天地阴煞之气入鬼体,万载纠缠,重生之灵,谓之曰鬼族。

鬼族之人生老病死与人族无异,只是由父母驱阴煞孕育,故不从人族伦理。

十方鬼国偏安一隅,本无事端,王族沈氏,代代勤政爱民,国中不重刑法。

但十方鬼国之畔有一险地,众生畏之,称深渊。

深渊无尽,圣人亦难测其凶险,其中魔兽横行,诡异之极。

王族世代镇封深渊,只此代国主与王后封祭大典上被大批魔兽偷袭,同行者死伤殆尽,两人强行以魂为祭完成封印,国中大乱。

————

“大殿下?”

“嗯,在外等候。”

“是。”

沈巍被侍者唤醒,还未睁眼,便下意识的搂紧怀里的人。

“嗯?哥哥?”

“乖,今天哥哥要去上朝了,面面自己再睡会吧!”年幼的兄长温柔的拍了拍弟弟的脊背。

弟弟抓着哥哥的衣领,拱了拱小脑袋,“哥哥~带上面面好不好?不要离开哥哥!”

“这---,也好,那我们起来吧!”

幼主登位,朝野上下弥漫着古怪的气氛。

“大殿下,这,这不合规矩,让二殿下在下面等吧!”

国无二主,沈巍却执意要和沈面一起上去接受朝臣跪拜。

“孤与皇弟双生鬼王,荣辱与共,合该站在一起。”

“那也是等立后大典——”

沈巍转头看向礼部尚书,眼神像是浸着地府冥河的水,能冻伤到灵魂。

沈面迷迷糊糊的牵着哥哥的手,两眼呆呆的看着沈巍衣袍上崭新的龙纹。对沈面来说,今天起的实在太早了。

“……大殿下巍掌社稷,二殿下面封夜王……”

两人一起坐在龙椅上,沈巍轻轻的搂着面面。

“朕且年幼,尚不足担大任,然帝位不可空悬,遂暂为国君。今四境动荡,外界各族心思难测。幸有地府圣人——后土娘娘曾与先帝结盟,愿以巫族气运庇佑本国上下,此约百年为期。朕与夜王年幼,得后土娘娘作保,即日起准备至六道学院修行。大事上奏,小事便由众为阁老与六部尚书协商解决。”

懒得去看大臣们不断变换的神色,沈巍牵着半眯着眼的弟弟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来者何人?”

“十方鬼国王族沈巍见过圣人。”

“鬼族殿下?不知所来何事?”

“家中父母遇难,吾与弟弟年幼不足以掌管鬼国,特来求圣人相助。”

“呵!十方鬼国不在六道中,是难得的福地妙境啊!”

“现不过为板上鱼肉耳,还望圣人慈悲垂怜。”

“吾避居地府,不管六道之事。”

“十方鬼国与地府唇舌相依,互通有无。”

“地府掌管轮回,所涉甚广。”

“愿与巫族修两族同盟!”

“……汝以为是在和谁说话?”

“巫族祖巫,后土娘娘!”

“……巫妖大劫后,巫族气运已是大减,部下十不存一。”

“不求气运同享,只求娘娘庇护!”

“何物以镇压鬼族气运?”

“巍以自身气运以祭!”

“鬼族秘法?也罢!百年为期!”

“……可,巫族百年后可入十方鬼国。”

后土娘娘慈悲的神色不变,轻轻捏了一下手中把玩的玉环,“鬼族无魂,巫族无魄,天生亲近。你与胞弟年幼失孤,无人教导。吾作保,你们入六道学院修行吧!”

“多谢娘娘关怀,晚辈听从教诲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哥哥,你最近瘦了好多啊!还有面面在呢,哥哥不难过了好不好?”沈面靠着兄长身上,糯糯的安慰道。

沈巍半眯着眼,长长的睫毛掩住眼中的温柔和难以压制的惊慌。

“面面不要担心,我没事的,可能是最近太累了。”

“那哥哥靠着面面睡会儿吧!”

“嗯,那我抱着面面一起睡一会儿好不好?”

“啊?好吧!面面陪哥哥睡,哥哥不要怕!”

“嗯!”

看着弟弟迷迷糊糊的,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自己的背。沈巍的心突然就安稳了。

这几日,秘法的效果越来越明显了,沈巍修炼事倍功半,不管是什么法宝灵药到他手中,功效都会大减。

气运一说,飘渺非常但又必不可缺。沈巍知道自己不久后便会霉运缠身,虽然早就知道了,但毕竟是十岁的小少年,避不开的害怕。

“诶!到学院后就得离面面远点了,可千万别连累了面面。”沈巍凑上去去,轻轻地吻上面面粉嫩嫩的小脸。

可沈巍不知道,虽然他们有天生婚约,双生鬼王的联系,气运的确相互影响;但是他弟弟沈面,却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,天道的亲儿砸,别说沈巍只是用自身气运镇压国运了,就是天生的霉运缠身,在面崽的光辉下,那都不算事!完全罩得住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一段是的我放飞自己了( ˙˘˙ )

不过就是那个意思啦!这算小甜饼呀!

麻麻就是让咱们面崽有出门就能捡钱,转身就碰到小神仙(公子景)的超级好运(✪▽✪)








想开坑

设定是巍巍面面为十方鬼国的王子。

父母失踪,沈巍登位。

主弱臣强,四境不平。

沈巍瞒着面面,以自身气运交换地府圣人后土娘娘与旗下巫族庇护十方鬼国百年。


沈巍和面面则到六道学院求学。

沈巍气运大减,霉运缠身,刻意疏远面面。

沈巍与人族赵国王爷赵云澜相识,通过赵云澜学习人族谋略,希望与赵国建立友好往来。


鬼族无伦理一说,巍巍与面面天生有婚约。

面面人美心善,在学院好友遍布。

面面因为沈巍刻意的疏远而十分生气,加上沈巍天天和赵云澜在一起上课,面面很吃醋!


面面不经意间听见沈巍与赵云澜讨论人族伦理道德,以为沈巍不想和自己在一起了。

一怒之下外出游历。


沈巍找了面面很久,但是与地府的约定已到期,不得已回去接管国事,但他退位做了摄政王,想把王位给面面。


面面游历到地府,意外知道了沈巍与地府的约定后,回到沈巍身边,做十方鬼国的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面面:只想做哥哥一个人的王!!

圈圈:面崽,你哥哥不是人啊?!

巍巍:斩魂刀警告!(▼皿▼#)

Σ(っ °Д °;)っ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观众朋友们看过来啦!

请帮我看看有没有哪里有问题好嘛?

撞梗,或者是其他什么的。

谢谢(*˘︶˘*).。.:*♡